泪水,那一刻,浸湿了我的脸颊

今天写随笔的时候,顺便把QQ挂在了桌面上。翻看了一天的消息记录后,便开始了我的写作状态,我在写作时不希望别人打扰,所以QQ也更改为“请勿打扰”状态。

写完了随笔,我再次翻看QQ消息记录,消息盒子中出现了张群的窗口抖动。

张群是一个多月前,调到我班借读的一名学生,刚来的时候,他就在我的后桌,由于他上过两个月的九年级,所以对于八年级来说成绩很好。可以说他的到来为我提供了很大的方便,我理科成绩一直不好,尤其是数学,他便经常给我讲数学题。

可是,好景不长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他又调走了,临走前,还不忘告诉我“青哥,我记住你了”“呵呵”我对他笑笑,并没有说什么……

今天,他给我发送了QQ消息:

“在么?你是宋婉青么?”

由于QQ处在请勿打扰状态,所以消息记录全部收录到了消息盒子中。

“在吗?说话啊,很忙吗?”这是五分钟以后。

“我是张群,麻烦你告诉她……我想八一了。谢谢你,不打扰你了”这是二十分钟中的三次消息记录。

当看到这几条消息的时候,我深深的被震撼。一个生在干部家庭,长在城市里的男孩,甚至还可以描述他有些“不务正业”,真的没有想到他能够说出如此重感情的话,说实话,我的确有些无语!

记录中的“她”是恩君老师,他在学校的时候,曾与恩君老师发生了点矛盾,而且还曾以此当成他炫耀的资本,今天,他特地的强调“她”说明他已经理解了,说明恩君老师苦口婆心的教导有了结果,真的替她欣慰。

张群的几句话给我敲响了警钟,还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,我们的八一是否还能在多年以后提起——“那年,我们那个老八一”“那年,八一还有我们的恩君、洪颖、还有小付”……

《那些年,我们的八一班》早在一个月前就已截稿,八一班的记忆将永远印在我们心里,但是,我们对八一班的记忆将永不截稿!

泪水悄悄的浸湿了脸颊,心中似乎有无法表达的心酸。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